赤妍真的好饿呀咕

素心花对素心人

昨天刷视听说,看见这个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oung-Jae Park

【谦斑】我蹲着你坐我腿上吧

金有谦觉得,自己应该是哥哥才对



他也不止一次想象过软软的bam叫自己哥哥的样子



可爱



可是为什么自己小了bambam半岁



自己明明比bambam高了一个头



国庆加中秋假期,bam父母工作原因必须出差,不能带着bambam外出旅游,只能嘱托邻居加好友金家父母帮忙照顾7岁的bambam。



原本以为bambam要跟他分离八天,现在八天都会呆在自己家,和自己一起睡觉一起吃饭,金有谦想想就高兴。



假期第一天,金家父母没敢把两个小孩带出去,太挤了。第二天,金有谦吵着要和bambam出去玩,没办法,只得把两个小孩拉出去放风。



疯玩了一整天,bambam很累,又不好意思要抱抱,本来期待着地铁上能坐着,结果到了地铁站傻眼了,全是人。



想坐着。bambam这样想着,也这么说出来了。



金家父母没听见,可几乎贴在bambam身上的,身高差不大的金有谦听见了?



“你想坐着?”



“嗯…好累啊”bambam哭丧着脸



金有谦看看四周,并没有空出来的座位。



“我蹲着你坐我腿上吧”



bambam摇头,又把金有谦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扒拉下来。



转了个身,抱着金有谦。



金有谦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



bambam居然主动抱住了自己!



可是金有谦也只是故作冷静的拍拍bambam的背安慰。



虽然嘴角要咧到耳朵了。











出去玩,地铁超多人,有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小孩上了地铁,高一点的那个白白净净的超好看,矮一点的胖嘟嘟的,矮一点的小孩说了一句想坐着,高点的小孩说“我蹲下来你可以坐我身上”矮点的小朋友摇摇头,接着转身一直抱着高点的小孩,头靠着那小孩的胸口上,超级可爱啊啊啊
【慈母般的微笑】

【豪恩】520&521特辑

乱编的,本来不想用闯爷,不过懒得想人名了,就这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我叫王闯,没错,就是闯关东的闯。

职业嘛,自己开了家酒吧,有证经营绝对不搞事情的那种。我可是社会好青年。

不过,我觉得我爱社会,然而这个社会并不爱我。

谁!谁又说我没有对象!我才28好吗!人生大好时光还没享受到为什么要谈恋爱?我可不想像我隔壁那小两口整天唧唧歪歪的腻在一起,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气息,每回看着他俩都感觉自己的钛合金狗眼被闪瞎。

哦,你们没有看错,就是“他”俩,两个男生。别打岔,这都啥时候了还不许人追求自己的幸福啊。

其中一个叫胡耘豪,鼻梁老高了,眼睛老小了(划掉),长得可白了,目测是上面那个。还有一个叫张铭恩,白白净净的,眼睛大大的,可会撒娇了。嘿,怎么可能对我撒娇,你们简直是想多了。上回在楼道里,我回家正好看见他俩下楼。“耘豪,我想吃巧克力,还想吃冰淇淋,还想吃薯片!”“吃那么多甜食,不怕长蛀牙?”哎哟我x还来个摸头杀,这还杵着个单身汪嘞您俩心疼心疼我?眼不见为净,我赶紧上楼,进屋,关门,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又到了一个虐狗的日子,520。我本打算一天都不出门的,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在屋里我都能被虐。先是看电视看的正起劲,窗户边来了两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相偎相依,互相喂虫……小麻雀麻烦考虑下人类,尤其是单身人类的感受好吗!接着,有人在砸我的门,还在外边喊我的名字,听声音像隔壁那个张铭恩。我赶紧开门,好家伙,门一开一坨东西压我身上我这腰差点没折了。定睛一看,果真是张铭恩。

嘿你说说,520这一大好日子,你和胡耘豪不去外面拉拉小手,亲个小嘴,浪一个白天,晚上吃个烛光晚餐,回来深入了解对方,干嘛喝的大醉酩酊的到我这个散发单身狗芳香的地来!

显然,张铭恩现在醉的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赶紧把他拖到沙发上瘫着。

“干嘛呢,不出去过节到我这来。”嘿,张铭恩这小子一张嘴,我以为会回答我的问题,没想到开始嚎,干嚎,没有眼泪的那种。

“我,我昨天看见他,他和一个女生……”

咋了咋了,胡耘豪和女生咋了,继续往底下说啊,没看见我眼睛里燃起的八卦之火吗?

“嗝——闯哥我饿。”

你要是不打饱嗝我肯定相信你。

不过这孩子饿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起身给他煮饺子去。

期间张铭恩一直很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等他的饺子。饺子吃了,不饿了,继续嚎。我拿过一碟瓜子开始磕。

“我昨天,看到他和一个女生,在,在逛戒指店QAQ而且他一晚上没回来,他肯定不要我了。”

我并不想安慰,真的,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然,呵呵哒。

电话铃声响了,怎么可能是我的。

哎哟,还真是我的。

“闯哥?”是胡耘豪。

“嗯。”高冷,维持一个单身狗该有的尊严。

“闯哥,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什么日子,我这一个单身狗应该知道???

“我想给铭恩一个惊喜,我刚回家了家里没人,他现在在你那对吧,你再拖会,我收拾好了过来接他。”

你连拒绝的时间都不给我就挂了??

“铭恩啊,我觉得吧,胡耘豪这肯定是有问题啊!跟女生出去约会,晚上还夜不归家,可以收拾了。今天别回去了,在哥这睡,晾晾他。”

“嗯!我听闯哥的。”

说好的听我的呢???为什么胡耘豪一过来你就屁颠屁颠地回家了,为什么?

我并不想说我第二天看见他俩手上明晃晃的情侣戒指的感受,你们也别问我。

别!问!我!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胡耘豪和他的小奶猫

@璃紫 啊啊啊梨子生日快乐🤓🤓🤓赶在最后几十分钟赶完这个嘿嘿嘿嘿嘿嘿

是的,小恩恩不见了。

虽然胡耘豪极不想承认承认这一点,可事实就是如此。

天知道胡耘豪下午回到家是没能看见熟悉的小身影时是多么的慌乱。

那么小的一个白团子怎么开的门?它那么小,出去有没有被别的猫狗或者是一些熊孩子欺负?会不会被车撞到……胡耘豪已经不敢再想了。

胡耘豪来到他给小恩恩买的猫窝——虽然买回来也没怎么用过,小恩恩每次都要跳到胡耘豪床上睡觉——牛奶和食物没有动过。

是小恩恩中午没吃饭还是上午就溜出去了?

胡耘豪现在后悔自己把小恩恩一个人留在家里,今天有工作他必须出门一趟,还好不是很远,早上去晚上就能回来,胡耘豪也就答应了。

昨天晚上趁着小恩恩还是人形的时候给小恩恩说第二天有工作自己必须要出门,还给小恩恩说了自己会给他准备食物,当时小恩恩的反应是什么——本来挺高兴地在听自己说话,听了自己要出去还不带他,瞬间变了脸,做出一副很困不想听你讲话的模样。

然后自己呢?

自己好像也只是笑笑,给小恩恩掖好被子,把床头灯关了睡觉了吧。

早上自己走的早,小恩恩甚至还在睡觉,自己也把早餐和午餐留在了小恩恩的猫窝旁边,然后就放心的出了门。

胡耘豪哪知道在自己出门后不久,小恩恩就醒了,在屋子里四处找,看也没看他准备的食物,及其熟练地跳上门附近的鞋柜,然后跳上门把手,开了门,出去了。

一只猫怎么可能会赶上四轮的车。小恩恩起初还想凭借胡耘豪的气味找到胡耘豪,可后来人越来越多,气味越来越混杂,小恩恩跟丢了,更为悲惨的是,小恩恩迷路了。

胡耘豪赶紧给王闯打电话“王闯你现在有空吗,到我家来一趟。”

王闯懒洋洋的“咋啦,让我过来给你和一只猫煮饭啊,不来。”

“快过来,小恩恩估计是趁我不在溜出去了,现在也没回来,你到我家来防止小恩恩回来了进不了门,我现在开车出去找。”

王闯一听小恩恩不在了语气变得严肃,不一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汽车启动的声音“你别急我马上就过来,来的路上也帮你看一看。”

“谢了兄弟。”

胡耘豪也没方向,只能开着车漫无目的地找,遇到一些小巷子就停车下去找。

天慢慢地黑了,小恩恩还是没找到。胡耘豪有些心烦,更有的,是担忧。

小恩恩此时情况也不好,上午把胡耘豪跟丢了以后自己也迷了路回不了家,只能在路上游荡。早上没吃饭的他早就饿了,在路边看见有人扔了馒头,爪子才碰到,馒头就被野猫抢了,不光如此,野猫还以为小恩恩是要过来侵占地盘,家养的小恩恩哪里打得过野猫,不一会身上就秃了好几块,有些地方还被野猫挠出了好几条血痕。

又饿又累,身上还疼,天慢慢地黑了,小恩恩都准备找个暖和点的地方蜷着了。

可能,自己永远也见不到胡耘豪哥哥了吧。

小恩恩走在路边,看着奔驰而过的汽车——不知道耘豪哥哥回家没有,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

会不会,就在这些车里面,正在找我?

或许两人真的心有灵犀吧,小恩恩在街边走,胡耘豪的车也在那一条街上。胡耘豪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小恩恩,白色的一小团,不过胡耘豪也不确定,自己这一路看见好几只白色的小猫了,不过没有一只是他的小恩恩。

胡耘豪的车经过那只猫的时候,那只猫恰好也转过头来看向胡耘豪那边。

胡耘豪几乎能确定,这就是自家的小恩恩。

一晃而过,胡耘豪开过了,一时间又找不到可以停车的位置,胡耘豪急的头上逼出了汗,手都有点发软。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胡耘豪下车就往回跑,他害怕。

害怕自己看错,害怕自己找不到小恩恩。

直到视线落在一个小小的,白白的团子上。胡耘豪心仿佛一瞬间就定了下来。

那是小恩恩。

强烈的满足感几乎要溢满胡耘豪的心。或许,失而复得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事情。

走近一看,胡耘豪真的是要火冒三丈了。小恩恩有些地方没了毛,露出了脏兮兮的伤口,有些地方的毛都打了结。

胡耘豪甚至不知道怎么把小恩恩抱起来。

小恩恩虚弱的“喵”了一声,带着点哭腔。胡耘豪手足无措地把小恩恩抱起来,感受到小恩恩费劲地在自己脖子上轻轻蹭了两下。胡耘豪把小恩恩温柔地放在副驾驶,驱车去了宠物医院,路上还给王闯打了电话“闯哥,小恩恩我找到了,不过有点受伤,我现在去宠物医院看一下,你自己看是在我家睡还是回家吧,我先挂了。”

“没事,现在还早我回自己家吧,找到就好。”

到了宠物医院,还有医生值班,给小恩恩清洗了伤口,小恩恩估计是有点怕疼,一直抱着胡耘豪的手臂,上药的时候又特委屈地看着胡耘豪“喵喵”直叫。胡耘豪也心疼,在一旁柔声安慰着。

回了家,胡耘豪看着没动过的食物,火气又上来了,小恩恩看着胡耘豪脸色不对,心里发虚,想着赶紧卖个萌解救一下,结果发现胡耘豪理都不理,径直走向卫生间洗漱、回卧室睡觉,期间不管小恩恩怎么蹭腿都没给过一个正脸。完了,耘豪哥哥生气了。小恩恩亦步亦趋地跟着胡耘豪,跳上床,见胡耘豪没什么反应,心虚地趴床上睡觉。

嘤,希望明天一早耘豪哥哥不要生气了。

事实证明小恩恩还是太年轻了,第二天胡耘豪还是没有理小恩恩。

饭菜照常准备,很温柔地给小恩恩上药,不过依旧是一副冷淡表情。

小恩恩突然有点委屈,自己不是故意要出门的,为什么自己只能晚上才能变成人形,这么想着,小恩恩也没了胃口,晚饭没怎么吃。

胡耘豪吃完饭洗了碗过来看小恩恩的碗里没怎么动过,突然心烦,沉下脸拿着碗去了厕所倒了。小恩恩在一旁目瞪口呆,被吓住了。

熟悉的感觉,小恩恩变成了人形,可看着胡耘豪越来越黑的脸色,缩在沙发边上不敢说话。

“你怎么开的门”胡耘豪先说了话。

“就,就跳上去压那个把手,门就开了。”

“为什么要出去”

“我,我想跟着你,刚开始还能闻着你的味道,后面就闻不到了,再后来我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没有吃的,找到了一块馒头,还被其他的猫打了,我还饿,回,回来你还不理我QAQ”小恩恩说着说着就哭了。

“唉,以后想跟着我出去提前给我说,我尽量带着你,以后不许这样了。”胡耘豪看着小恩恩哭了内心也不忍心,只好屈服。

“那,那抱!”小恩恩张开手,朝着胡耘豪,一副要抱的样子。胡耘豪叹口气,走过去把小恩恩抱了起来。

唉,自己真是栽在这小家伙身上了。

【豪恩】我的男孩(八)

借用了一下《那年那兔那些事》里面兔子讨价还价时唱的歌。


胡耘豪帮张铭恩接过粥,张铭恩连忙捡起手机,屏幕裂了。屏幕朝下摔的,尤其惨烈。

看张铭恩心疼地摸着手机,胡耘豪说“好了,待会去手机维修店看看,先吃饭吧。”

“嗯”张铭恩撇撇嘴,吃几口就看一眼手机,胡耘豪虽说喝着粥,可也是看着张铭恩的,发现他不认真吃饭,放下筷子,轻轻拍了下张铭恩的脑袋,“好好吃饭,手机又不会跑,待会冷了胃不舒服。”

张铭恩吃痛,又被吓了一跳,扯着嘴做了个鬼脸,老老实实地喝着粥。

胡耘豪被张铭恩这往嘴里倒粥的架势吓住了,叫住张铭恩,“小祖宗,你旁边的勺是摆设吗,慢点喝。”

张铭恩不乐意“刚我慢慢喝的时候你让我快点,现在又让我慢点。”

“嘿跟哥犟?我是那意思吗,刚是让你专心点吃饭,饭还有点烫你那么灌嗓子能受得了吗?啊?”

张铭恩没说话,拿过勺子一口一口慢慢喝着,胡耘豪见张铭恩听话了也没说话,两人没聊天,但气氛也不尴尬。胡耘豪拿过旁边一双干净的筷子给张铭恩夹了点咸菜。一时间胡耘豪竟有了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这粥真香,好喝。”张铭恩摸摸吃撑了的肚子,笑眯了眼睛。

“好喝吧,王闯推荐的一般都很好吃,这粥王闯也会熬,以后有空让王闯给你做。中午带你去另一家。”

“嗯嗯!”张铭恩不住地点头。

见张铭恩喝完了粥,胡耘豪顺手给递了一张卫生纸,“擦擦嘴,去找手机维修店。”

两个人就并肩走着,也不急,沿路还看见很多小吃摊,张铭恩一看到吃的就有点挪不开腿,招呼也不打直冲着小吃摊去,买两份小吃回来。

胡耘豪摸摸下巴,怎么感觉这小孩脸圆了一点?

张铭恩垂头丧气地从维修店里走出来。

“这两天没手机玩了。”QAQAQQQ

“看不出来你还是网瘾少年啊,就两三天时间,忍忍就过了。不过你没有手机,组里的人怎么联系你啊?”

“我还有平板!”张铭恩一副看着智障的表情看着胡耘豪,胡耘豪一脸冷漠回看。

到底谁智障?平板不是一样能玩?

张铭恩突然看懂了胡耘豪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平淡无奇的眼神背后的意义!

“走,听说这附近有个湖来着,还有绿道,我们去骑自行车。你看看你最近,脸都圆了,该好好锻炼一下。”

“我还要长。”张铭恩嘟嘟囔囔地。

可是胡耘豪还是听清了,伸手在张铭恩脑袋上呼噜了几下,“对,你还要长,”又放低了声音,“小男孩。”

到了绿道,张铭恩胡耘豪一人借了一辆自行车,张铭恩转头,“皮皮,咱俩来比赛吧,谁输了谁中午请客!”

胡耘豪正想点头,就看见张铭恩脚一蹬踏板,整个人带车就骑远了,只听见张铭恩在前面带笑的声音“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胡耘豪笑笑,不慌不忙的追了上去。

事实证明,张铭恩今天是得大出血的。

明明终点就在前面,张铭恩实在是没力气了,眼睁睁的看着胡耘豪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身旁经过,悠闲地回到了终点。

我的小钱钱QAQAQQ

“无情的雨呀下呀下不停,淋透我身伤透我的心……”

“你哼哼什么呢,愿赌服输吧小孩。”

“哼!”张铭恩可傲娇了。

所以张铭恩一扭头走了。

所以张铭恩在岔路口停下了。

“你带路!”张铭恩回头,努力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风卷残云。

胡耘豪掏出手机照了一张被张铭恩和自己吃的一点不剩的菜。

电话响了。

张铭恩习惯性想从兜里掏手机,手摸着瘪瘪的口袋,撇撇嘴。又继续摊在椅子上,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自己的肚子。

啧,吃得有点撑。

胡耘豪笑着把自己手机拿出来,看了看,走了出去。

“喂。我带铭恩出来吃饭呢。”

“你们出去吃好的不叫我?胡耘豪啊胡耘豪,你个没良心的!赶紧回来,我打算晚上煮饺子,回来帮我包饺子!叫上铭恩那小孩。”

“好。我们吃完了马上回来,先挂了。”

说完胡耘豪走向收银台。

“结账。”

“走吧,外面冷把衣服穿好。”

张铭恩慢腾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没站直。

“好撑啊。”

“自己要点那么多菜的,我说吃不完打包回去吃,你跟饿死鬼似的,非说自己能吃完。吃的太饱胃不舒服了吧。”胡耘豪一脸熊孩子一点都不省心的样子苦口婆心地说着。

“好好好,下回出来吃饭我一定听你的,走吧走吧,走回去应该就能消化了。”

张铭恩很自觉地向收银台走去,被胡耘豪拉住了。

“诶,愿赌服输啊我得。说了我输了我请你吃饭的。”

“逗你这小孩玩呢。哥带你吃饭哪有让你付钱的道理。”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回去我拿手机……算了待会给你现金吧。”

“不用了,下回你请我吃夜宵行了吧。”

“好吧”张铭恩思考着这个提议的可能性,继而点点头。

“回去吧,王闯说今晚包饺子吃。”

“走走走,你怎么不早说啊,我给你讲,我包饺子可是一绝!待会让你见识见识。”

冬日,午后暖暖的阳光下。一个男孩走在另一个男生身边,不停在说些什么,而另一个男生,耐心地听着,不时提醒着哪有楼梯,走到路口还把手搭在男孩的肩上,带着他过马路。

“闯哥!今晚包什么馅饺子!”

坐在沙发上的王闯还没说话,一旁女生先糊了张铭恩满脸面粉。

“我这么大一人张铭恩你是不是没看见啊!张铭恩你会失去我的。”

“这不美人嘛!我哪能没看见啊。”张铭恩也配合道。

胡耘豪跟着走进来,看着张铭恩满脸白色的面粉只觉得好笑,拿了张纸帮忙把张铭恩眼睛附近的面粉擦了。

“要擦你全部擦完啊,只擦眼睛怎么回事?”张铭恩一脸控诉,伸着脸等胡耘豪给擦。

美人:来人啊我的钛合金狗眼被闪瞎了!

张铭恩去卫生间洗了手,挽起袖子就开始包,别说,张铭恩包的饺子还挺好看的,各个皮薄馅大,像元宝似的。还好这四个人加助理都是会包饺子的,一下午倒也包了不少,王闯估摸着应该是够组里的人吃了。拿了好几个锅把饺子端了过去,顿时哄抢一空。

张铭恩巴巴地望着那几锅饺子。

“看什么,口水都流出来了,屋里不还有好几十个嘛,待会回去给你煮。”

“皮皮,你刚吃了多少个饺子啊?”

胡耘豪装作自己并没有听见的样子。

“哥!”

胡耘豪装模作样掏掏耳朵,“三十多个吧。”纯属想逗小孩玩,没想到被王闯听见了。

“哟呵,是不是我包的太好吃了,能吃30多个。”

“是,闯爷做的好吃。”

王闯走后,张铭恩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胡耘豪回以高深莫测的笑容。

不过胡耘豪能吃30多个饺子这件事倒是传开了。